瓏鯉在印度的時候,不小心摔了一跤,腳踝受了傷。(受訪人供圖)
瓏鯉在印度(受訪人供圖)

瓏鯉展示一大塊印度當地人民手工縫製的手工藝品
瓏鯉背著裝滿異國手工藝品的背包准備去擺攤
  □本報記者陳雪芳 劉朔文/圖
  寶龍、芍園、學生街,輾轉了一個禮拜,依然沒有找到合適的擺攤地點,包里那些自印度帶回來的手工藝品,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好賣。昨晚,瓏鯉又背著大包來到了津泰路的夜市,在新華書店的樓梯口旁,她解下脖子上的圍巾,一一擺出自己帶回來的物件。如果賣得不理想,明年再出門的盤纏就要另做打算了。
  這個即將而立的閩侯女子,剛剛結束在外窮游的8個月,她睡沙發、搭便車,從號稱距離天堂最近的尼泊爾,到蜿蜒流經印度的恆河,領略過一路異域文化之後,在她心裡凸顯出重要位置的,卻是中國的春節和家人的團圓。
  從高速路口攔車轉到停車場
  “就像是做了一場夢。”提起過去8個月的經歷,瓏鯉這樣感慨。在五四路一家咖啡館里,記者初見她時,她穿一條麻布裙子,披肩長髮微捲,大大的褲擺下是一雙羊皮鞋,沒有穿襪子,笑起來露出兩排牙齒。有人評價她,“三毛般的氣質”。
  閩侯人,未婚,在而立之年臨近的時候突然想要趁著年輕大膽追求夢想一把。2013年4月24日,她從童年待過的閩北南平奶奶家出發,第一站先到了湖北武漢。驢友家裡的沙發睡了幾天之後,她背上和個頭並不搭調的大背包,尋找通往西安的高速路口。高速路口是據她所知攔截便車的好場所。於是,她就守在路邊,一輛一輛詢問。
  其實一開始的瓏鯉,並沒有這麼大膽,只敢舉著一張寫有“搭車”字樣的紙板,裡面用小一號字符註明自己想要去的地方,站在路口等著別人將車停下來,不過實踐後發現這個方式並不是很有效,瓏鯉只能硬著頭皮去敲車窗,車是不少,能被順路載上的卻不多。
  由於背著一個碩大的雙肩包,一米五幾的瓏鯉顯得特別小。有收費站的工作人員提醒她,搭上停車場的車子的可能性更大。她又根據車牌號進行篩選,成功搭上了一輛前往西安方向的小車。接著是西寧、蘭州、青藏線、拉薩,以及後來的尼泊爾、印度、斯裡蘭卡……而這一路,“同道中人”的不斷相遇,瓏鯉的沙發生活和搭車旅途也越來越順利起來,常有驢友為她介紹當地的“沙發客”所在,直接入住讓這個獨行女子省了不少事兒。
  尼泊爾遇見心動的男子
  出境後瓏鯉到達的第一個地方,是號稱離天堂最近的尼泊爾,在這塊土地上,除了禪修,還遇到了一個令她怦然心動的當地男子。
  說到這裡時,她突然羞澀起來,扭捏著要不要將手機中對方的照片展示給記者看,又擔心地叮嚀,“照片應該不用放在報紙上吧?”
  不過,由於生活方式不同,兩人最終卻並沒有走到一起,只是成為了好朋友。不久之後已經遠在印度的瓏鯉想念起這個異國男子,又不辭勞苦趕到尼泊爾和他見上一面,並趕上了加德滿都為期10天的禪修,體驗到這個地方對於宗教強烈的信仰。
  上交所有的通訊工具。凌晨4點起床,靜坐冥想2個小時,早餐,再靜坐,直到午餐,還是靜坐……“過午不食”讓參加禪修的人都不能進食晚餐,一天的靜坐下來,腰酸背痛,回到休息的地方,也不能和別人交流。“你的世界里只有你自己。”事後的瓏鯉想起來,不禁感嘆“真是跟坐牢一樣呢!”
  不過,在這長達十天的禪修過程中,瓏鯉也思考了很多關於未來的東西,並繼續行走。
  印度坐火車別忘了買鐵鏈
  “強姦”是很多人提到印度時蹦入腦海的詞彙,所以在知道瓏鯉要出境的最初,親人千叮嚀萬囑咐,“只要不去印度,其他的隨便你!”但她還是偷偷去了。
  瓏鯉介紹,在當地,由於火車上很容易丟東西,大家都會買一根鐵鏈,將行李鎖在鋪位下麵。
  “但是我第一次時給忘了。”瓏鯉說,匆忙上車後看到一車的陌生人才覺得不安,只能一路半睡半醒,緊緊抱著行李直到到站,一下車便飛奔著買了鐵鏈。
  也是在火車上,她親眼看著一名苦行僧在喝了一位老婦給的茶水之後,昏迷過去,醒來的時候包括衣服褲子在內的全身財物都被扒光了,用瓏鯉聽不懂的印度語言求助。
  “印度沒那麼可怕,但火車上不要吃陌生人給的東西是真的。”橫越北印度平原的恆河,是當地人的母親河,但是一路行走,見到的景象讓瓏鯉感到驚奇。“上游是出生的嬰兒在河裡洗澡,下游卻是焚燒過的屍體直接入河。”瓏鯉說,比如瓦拉納西河段,雖然是整個印度最髒的地方,到處都是糞便野狗,但在那裡,竟給了她瞬間的頓悟。在河邊靜看日出日落,聆聽聖樂,眼前行游的身影,像是在幾千年的時空穿越一般。看到為新生兒祈福沐浴,也看見人們為死去的親人火化,這恐怕是最為震撼的一道風景,讓她至今唏噓。
  印度的“春節”讓她想家了
  在印度,瓏鯉也遇到了一些國內的驢友,在大家感嘆吃不慣印度食物而變瘦的時候,瓏鯉卻胖了10斤,瓏鯉說,自己喜歡印度,人民幣15塊錢就可以住到很乾凈的旅館,可以吃咖喱,雖然當地的經濟不發達,卻有很深的文化底蘊。
  兩三個月前,瓏鯉在印度時也感受了一把當地的“春節”。那是印歷8月見不到月亮之後的第15天,(通常是公曆的10到11月間)印度家家戶戶都要張燈結彩,喜氣洋洋地歡度點燈節。這時炎熱的暑季已經過去,一年中最舒適的涼季就要來臨,在當地意味著豐收的新年。
  “也叫排燈節。”瓏鯉說,這種異域的過年氣氛,給她不同於家鄉春節的感受,但是越是這樣,她越是想到了家鄉的春節,“太久沒看見家人了,真想快點回去看看親人朋友,吃個團圓飯。”
  在和印度有著較大經濟差異的斯裡蘭卡,住慣了15塊錢價位旅館的她,找了一整圈發現最便宜的旅館價位是40元。猶豫了很久之後,決定跟同是窮游的女孩子拼一個房間住。“這樣一人只需要出20塊就好了。”
  一路漂泊春節還是要回到家裡
  “有時候遇到困難,特別想回家。”瓏鯉說,一次下樓梯時沒註意,摔了一跤,右腳踝上纏著厚厚的包扎物。
  也有背著厚重行囊低頭行走在陽光下的無助,一位外國友人的援手讓她熱淚盈眶。
  瓏鯉說,有時候也會想為什麼要這樣折騰,但每到一個地方領略到當地的風情,便又把這種想法拋向腦後了。
  湖北-西安、西寧、蘭州-青藏線-拉薩-尼泊爾-印度-斯裡蘭卡-馬來西亞-廣州-福州,這是瓏鯉走過的路線,由於定下的原則就是“窮游”,所以瓏鯉一路都非常節省,睡沙發、搭便車、擺攤掙錢、找小旅館,每離開一座城市都會算一下自己花了多少錢,直到15日回到福州,加上一張因為自己晚點而被報廢的特價機票,“一共花了1萬塊吧。”
  眼看著春節就要來了,這位在外奔走了8個月的福建女子,回到了福州,將自己從異國帶來的手工藝品出售,希望能攢夠來年外出的路費。
  “雖然回來很冷,很多驢友這時候也去別的國家過冬。但在我看來,任何時候都可以去旅行去流浪,唯獨過年得回家。”她說,奶奶年紀大了,能和她過年的光景並沒剩下多少了,一路漂泊下來,自己愈發懷念家裡的溫暖。
  “吃個團圓飯,一起聊聊天。”春節對於她,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,但“即便只是和家人圍在電視機前看春晚,心裡也是滿滿的幸福。”
(閩侯女子花1萬元8個月窮游5國)
 
(編輯:SN028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nb50nbnl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